穿成女儿奴大佬的前妻
会员书架
首页 >言情小说 >极限大佬一心向学 > 第142章 合格的领滑者

第142章 合格的领滑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有人心里酸涩, 将目光移开。

有人犹豫一下,还是上前庆祝杭峰的好成绩。

也有人选择观望,与朋友交谈。

“荒冶诚也很年轻吧?”

“虽然年轻, 已经参加了三届四星赛, 经验很丰富。”

“你觉得他会是杭峰的对手吗?”

“不会吧, 荒冶诚和克莱·米尔的差距很大,就不要说是杭峰了。但再给他一两年的时间, 成长起来也是早晚的事。”

“这正是我想说的,我们真的老了……”

交谈的声音落在南村直人的耳边,他站在大厅的中央,仰头看着屏幕里, 滑在第一位的荒冶诚。

年轻而强壮的身体啊。

让人羡慕到嫉妒的天赋。

积郁在胸口的烦躁之气,极其艰难的才吐出一点。

或许是太难受了,南村直人的眼睛逐渐发红,眼尾浮现一道狰狞的红线。

……

杭峰把滑雪板摘下来递到他哥手里,去了一趟洗手间, 再出来没在游客中心停留,直接往缆车站去了。

一路上都有人指着杭峰说:“就是他, 上一场的第一名,比克莱·米尔还快,杭峰就是他。”

杭峰虽然没有理会这些人,但嘴角压不下去弯着, 最后只能腼腆地咬了一下下嘴唇, 将快要翘起来的尾巴, 狠狠地压了下去。

这时, 杭阳的大手盖在了他的头顶。

转头看见了那排笑开的白亮牙齿:“年纪小小的, 装什么深沉。”

杭峰把他哥的手拍开, 嘴角的笑又浓了几分。

“咳!正常发挥。”杭峰说,“如此而已。”

手掌去而复返,在杭峰的脑袋上削了一下,继而手掌滑落,一直手臂搭在了杭峰的肩膀上。

兄弟两人难得这样亲密的勾肩搭背。

果然共同的荣誉感,才是拉近男人间关系的最好办法。

走上缆车站,正笑着的杭峰看见早就站在这里的人影,笑容淡了几分。

克莱·米尔比他们更早地等在了这里。

双方见面都是一愣。

继而,克莱·米尔脸色难看地移开了目光。

一名五星选手降级来四星赛道“虐菜”,本来就有几分自降身价的意思,结果还被一名连四星都不是的三星选手打败,这不亚于杭峰一脚踩在克莱·米尔的脸上,将他踩到在地上不说,还碾动了几下。

如果给克莱·米尔再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不会为了那几个钱,来四星赛场比赛。

谁能想到,这个赛场会有杭峰这样的变态。

这一次,算是连底裤都输光了。

克莱·米尔将目光移开,浑身就散发着“看不见别理我”的气息,杭峰自然不会厚着脸皮贴上去。

他本身就不是主动社交的类型。

杭峰和他哥对视一眼,两人找了个距离克莱·米尔很远的位置站下。

杭阳拿出手机给家里人发消息,被杭峰看见问他:“现在就说吗?”

“无聊。”

“那万一我后面输了呢?”

“就让他们白高兴一场呗。”说完抬头,用目光问杭峰,怎么样,有问题吗?

杭峰摇头,没问题。

他哥和父母相处的方式不太一样,经常出门就跟丢了似的,跟家里人谁都不亲,如今愿意主动发消息,炫耀自家弟弟的优秀成绩,杭峰自然不会拦着。

当然,只要不出意外,保持好状态,最后拿到第一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杭阳低头发消息,杭峰站在他身边,两人站在外圈,靠近窗户。

克莱·米尔就在他们前面,就在上下车的位置,神情恍惚地站着,他的教练也是一脸苦恼,眉心褶子深的能夹死蚊子。

这里,除了他们,就再没有其他人了。

上一组的选手已经乘坐缆车离开。

现在还需要上山的只有晋级的选手。

缆车站里空空荡荡,气氛一点也不好。

杭峰左右张望,终于在视野的尽头,缆车遥遥驶来。

此时,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笑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所有人都将目光移过去。

杭峰眉梢一扬,分辨出了对方所用的语言。

果然,六七个人一起走了上来,被围在中间的赫然是荒冶诚。

荒冶诚和他的教练走在一起,身边跟着的是南村直人,看见站在高处往下看的杭家兄弟,脚步一顿,荒冶诚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凝重。

倒是南村直人勾起嘴角,给了杭峰一个微笑。

杭峰超越克莱·米尔晋级半决赛的结果,给了荒冶诚很大的冲击。

因为接下来,他们这个B组仍然要进行四进二的淘汰赛。

按照一开始的预想,克莱·米尔是一定可以拿到小组的冠军,剩下一个晋级名额,无论是亚历克斯还是杭峰拿下,对于在小组里拿到第一的荒冶诚来说,冲进决赛的压力都不大。

荒冶诚承认自己的实力可能不如克莱·米尔。

但面对资格赛排名非常靠近的亚历克斯和杭峰,都有获胜的希望。

可是比完赛,在得知杭峰拿下了小组第一,他的成绩比克莱·米尔还要好的时候,拿下自己小组第一的荒冶诚还没来得及高兴,就陷入到了更加紧张的情绪里。

他能赢克莱·米尔吗?

还是能赢,连克莱·米尔都超越的杭峰?

两个晋级名额,自己真的能够拿到吗?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参加四星赛道了,这条赛道他也滑了两次,本应该是最有机会晋级的赛场,却突然形势变得这么难以预料,危险重重。

看见杭峰和克莱·米尔隔得远远分站两处,本能的,荒冶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杭峰身上。

那场比赛难道是克莱·米尔发挥失误了?

可是最终的成绩他也看见了,克莱·米尔这次的成绩即便没有资格赛的快,差距也在两秒内,杭峰的排名更在最高处,一目了然。

进了4分钟啊。

还在5进4门口徘徊的自己,有可能超过这两个人吗?

缆车站里空气紧绷的犹如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谍战,所有人的心里都有无数的思绪飞扬,编制成一张窒息的大网,将人紧紧裹成一团。

直到缆车进站。

安静无声地走了进去。

缆车很大,足以容纳50人。

没有座位,上山的路程很短,但在最边缘靠近窗户的一圈做出了扁而宽的窗沿,所有人分成三团,如同一个等腰的三角形,相互戒备般的保持着最大的距离,各自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杭阳小声对杭峰说:“你这是大魔王降世啊。”

杭峰:“?”

杭阳嘴角一勾,坏笑道:“见一次被锤一次也就适应了,是吧。”说着这话的他才像个大魔王。

缆车贴着云杉树林上行,挂在树枝上的雪蓬松,一缕缕冰珠悬挂,一眼望去如同弥漫到天边的雪雾。

南村直人突然转身,指了一下车窗外面,荒冶诚低头看了过去,点了点头。

杭峰的视线移开,也落在窗外,发现他们指的正是那块从云杉树林出来后的巨石。

不由得细细观察了起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